李晓峰:中国电竞的李娜

  几天前,某门户网站上那篇关于《电竞李娜》的报道,李晓峰(右图)也看到了。“我和娜姐比起来肯定差远了,我也是娜姐的粉丝。”李晓峰笑着说。

  李晓峰最早在电子竞技国际赛场上发出的呐喊,是在他一战成名的WCG总决赛上。当时,他在魔兽项目首夺世界冠军,次年又完成卫冕,第三年打进决赛时,WCG官网的巨大标题是:究竟还有谁能阻止Sky?尽管第二次卫冕失败,李晓峰已经创造了奇迹。

  为什么电竞项目卫冕那么难?“主要是我们的对手很强。韩国选手的职业化程度很高。电竞就像下象棋一样,同样是看谁把棋盘上的棋子运用得更好。但我们是以电脑为载体,一是看手和键盘鼠标的结合程度,二是看战术战略的运用、临场的心态,第三还要看一点点运气。”

  除了运气,前两点,李晓峰都是苦练出来的。“刚开始打职业比赛时一天训练十七八个小时,经历了两年多时间父母朋友不支持,自己也没钱去训练。后来去北京变成职业选手,有人发工资了,有台电脑,还有地方睡觉。感觉人生也不过如此吧。”说起那段往事,李晓峰仍然历历在目,“这样过了三个月的疯狂训练,就打进了全国前三名”。

  就像李娜,职业生涯里最为人津津乐道的话题之一,就是奖金。有报道说,李晓峰用所得奖金给家里盖了幢五层小楼,对此,李晓峰笑了:“其实盖五层楼在我们小地方没花多少钱,也就花了50万元。”

  这两年,国外开始出现百万美元级的电子竞技大赛,李晓峰说,DOTA2和英雄联盟这两个项目分别是中国和中华台北的战队夺冠的,都拿了100万美元,“我当时夺冠时最高也就25000美元。”

  和奖金待遇同步提升的是选手的训练条件。李晓峰自称是第二代职业选手,第一代只是自己在网吧里训练,第二代有老板出资组织俱乐部训练。而到了第三代,收入已经没问题,起步月薪有三五千元,打出成绩还有奖金、签赞助商等。更重要的是,前两代电竞选手现在已经转换身份,变成领队、教练或者赛事组织者,“我们也愿意想尽各种办法,像网球的职业化模式一样去培养下一代”,李晓峰说。

  和传统体育相比,电竞几乎是没有入门门槛的运动。李晓峰说:“韩国有个残疾人选手Space,得了一种肌肉疾病,只有三根手指能动,我特别怕他。可惜他一个多月前去世了,在我最强的时候,他一直和我们对抗。”因此,相对于送孩子打网球、打篮球,搞电竞似乎是风险更小的投资。事实上,也有不少家长通过微博、邮件向李晓峰推荐小队员,但一般情况下他都委婉拒绝。“这就是一种赌博。”李晓峰坦率地说,“我们现在不接受家长把孩子送来的做法。

  “这个行业还没有发展到谁进来都能轻松当好职业选手的地步,我给大家一句忠告吧,希望大家先完成学业目标,考上大学后再考虑走职业化的路。”李晓峰说。“这条路并不好走,在完成学业后,随着阅历的增长,思考问题会更全面。我希望每个人都能三思而后行,不要轻易踏进电子竞技的职业之路。”

  有种说法是电竞选手的职业生涯一般是14-25岁,但李晓峰并不认同,“我从来没觉得年纪大了打不了。”他只是觉得,随着年龄增长和社会责任的逐渐加重,选手会面对两个现实问题——

  “一是收入不对等的问题。我刚开始打职业比赛时,起步每个月只有1500元工资。二是感情和家庭问题。职业选手就是一个人要和地球上的所有人对抗,要专心训练比赛,同时又要面对家庭生活的压力,挑战会更大。”如果能处理好各种关系,年龄就不是问题。

  聂树斌案越战老兵曝光旧照警察拔枪对付民工巴西 百万人大游行体育馆 打地铺中石油股价创新低烟花厂因雷击爆炸足协 卡马乔解约美起诉斯诺登银行 钱荒南京两名女童饿死延迟退休计划搁置小贝访同济引踩踏黄金大跌学生抗议无空调被开除

评论

我要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