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竞技》成长之痛职业选手素质谈

  编者按:前不久中国选手TeD在一次线上比赛的弃权在电竞圈里被争吵得沸沸扬扬。TeD和荷兰选手Grubby的唇枪舌剑把许多尘封已久的电竞往事悉数搬出,有关电子竞技选手的素质问题再次给提上台面。这场争论没有结果,但双方只能是一个双败的结局。很多时候电子竞技就像是一个处在青春期的孩子,它始终都要经历一个让人揪心的成长期。

  素质问题在中国一直是一个有特色的问题。生活镁光灯之下的明星们每天都要接受素质标尺的比量。即便如此,我们还是看到了众多娱乐明星色情、吸毒,体育明星打人、赌博等许许多多让人心寒的事情。前不久还看到这样一则有意思的新闻,陕西神木县全民免费医疗制度推行两个多月以来,出现了定点医院全部爆满,小病住院、大病不走的“奇观”。一位官员说,政策的推行没有顾及到公众的“素质”。看来,无论是之于社会的各行各业,形形色色,素质问题时刻都是窥视社会问题的万花筒。

  电子竞技职业选手的素质问题也是由来已久。从最早在网吧中脱颖而出的普通玩家,到很多成为站在世界舞台的顶级职业选手,他们的生活伴随着电子竞技发生了变化,但与此同时,一些不良习气、不负责任的态度也伴随着昔日的自己被带到了公众的视野之中。

  在所有的基本素质中,“礼仪”是最基本的,也是最容易给人直观印象的,这也正是电子竞技运动难以被主流社会认同的一大原因。早期有很多电子竞技选手,对自身的形象和言行都不曾关注,衣着邋遢、精神萎靡是他们留给公众最大的印象。一些鼎鼎大名的CS队伍在打地方比赛时,赛场大喊大叫,打到兴起时脏话、国骂随口而出,自己心中畅快了,对于观众的感觉完全不闻不问;堂堂WCG2008中国区总决赛,冠军Like在领奖时还要借条裤子才能上台,更不说一双拖鞋走遍天南海北的法国著名魔兽选手ToD。当然,从电竞迷的角度你可以说这些选手都很可爱,但在社会主流人士又会怎么看呢?电子竞技想融入主流声音,不在乎有多少人支持,也不在乎政府关系有多么硬,最终起决定性作用的,是这个项目所表现出的整体形象高度和价值观念是否和社会普遍的大众心理相切合。失去了这个前提,即使一些在我们看来绝对“合理”的事情,放在国内大环境下,也未必“合情”。

  一个体育项目给人的印象往往很多来自这个项目中运动员的形象,因为他们是最直观的宣传名片。很多NBA球员在加盟之前都是美国街头桀骜不羁的叛逆少年,但一旦进入NBA后无一不例外约束了自己的言行举止,毕竟他们代表的是NBA的品牌。同理一个电子竞技职业选手的职业素养有多高,很大程度上也能决定电子竞技整个联盟的前程。

  电子竞技从来都不缺少迟到的事件。最著名的2008年武汉IEF总决赛上,中国魔兽选手TeD因为迟到被判弃权,不仅开创了电子竞技比赛迟到被判弃权的先河,随后一系列旷日长久的争论也让整个电子竞技圈热闹十足,双方大战三百回合依然意犹未尽。

  事实上这是电子竞技比赛中迟到时间的冰山一角。一些电竞比赛,特别是地方选拨赛一类的区域比赛,选手迟到、工作人员迟到都是家常便饭,即使一些大规模的邀请赛事,为等个别选手延期比赛的情况也是屡见不鲜。2007年木瓜大战中作为主角之一的Moon曾经由于堵车迟到过、中国著名CS战队5E也因为“睡过头”在ESWC2004上海区比赛中因迟到而输掉比赛,这样的事例不胜枚举。除此之外,一些赛事的“迟到”比起选手往往有过之而不及,无论线上还是线下,因为调试机器、转播问题、选手问题等导致比赛一再拖延,预定的开赛时间大多成为一种摆设,赛事的公信、观众的热情就在这样反反复复的等待中消逝殆尽。

  抛去客观因素,这些迟到事件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我们的电子竞技选手和电子竞技主办者对于电子竞技的态度还不够专业。一方面我们高呼“电子竞技是体育运动”,一方面在正式比赛中又出现各种漠视规则、修改规则,甚至规则本身都不够完善和合理的问题。窥一斑而知全豹,电子竞技想脱离小众,我们应该首先问问自己是怎么看待这份事业的。

评论

我要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